教育名言官网怎么样

教育名言下载

159-3456-2110 

新闻中心
客户案例
新闻中心

88岁远征军老兵口述:战争很残酷

发布时间:2019-06-14

  家庭中相互关爱的成分表露得更多,再加上高校大学生可以灵活运用教育心理学知识,协调家长与孩子关系,成为家长与孩子良好关系的润滑剂,多给予爱的供养。    社会角度――多才    家庭是社会的一个细胞,只有细胞生命力旺盛起来了,社会这个整体才能发挥好。人才的培养本身就是为适应社会而服务。而人才的增多对社会的蓬勃发展无疑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。

  “不仅是面试,面对长辈,吃饭宴请,礼貌的做法就是让别人先坐下你再坐下。人家坐下了,你不就知道坐哪了么?”客气、礼貌一点总是没坏处的。  礼仪失当还能补救吗?当然!  礼仪失当虽然会留下不好的第一印象,但也不是不能弥补的。

88岁远征军老兵口述:战争很残酷

  途中,日军对我扫射了无数枪,我卧倒在地,一动也不敢动。 子弹嗖嗖嗖地擦着头顶呼啸而过,听得人心惊胆颤。

幸运的是,我没被打中。 日军以为我死了,没有再追击,不然我很可能就没命了。

当时飞机俯冲,机枪低空扫射而过,阵地上偷袭的日军有一个排30多人,全部被打死。     2014年9月24日清晨,成都市群康路上熙攘嘈杂。 在街旁一栋年代久远的民居中,88岁的中国远征军老兵李承基,安静地坐在椅子上。

这位昔日抗战的铁骨英雄,常年生活在此,任凭岁月雕刻人生的痕迹。

    因战时负伤,加上后来遭遇车祸致使左腿髌骨骨折,李承基的脚不能弯曲,一直在家静养。

如今年事已高,无法畅通地与人交流。 战争有时很激烈,有时很艰苦,遇到的危险更是不计其数,但是我们坚持下来了。

和日军交锋,我们几乎百战百胜,配得上天下第一军的称号。 在李承基充满自豪的言语中,那段冲锋陷阵的峥嵘岁月历历再现。

    瞒着家人参军义无反顾上前线    为给远征军补充和增加优质兵源,在十万青年十万军,一寸山河一寸血的号召下,一股爱国参军的热潮在成都各大、中学校迅速掀起。     当时正处于国破家亡的境地,日本侵略军占领了大半个中国。 我正在成都县中念书,听到号召后热血沸腾,就偷偷报名了。

李承基回忆说,那时他家住成都,父亲是当时四川省的政府官员,家境殷实。

作为养尊处优的大少爷,放弃念书恐难得到父母同意。

    木已成舟,他们知道后也就默许了,毕竟参军报国也是荣耀的事。 1943年,17岁的李承基成为远征军的一名战士,奔赴印缅作战。 出征前,李承基隶属于成都军政部教导团二团。

学生兵在北教场军营集结,接受了几个月的步兵基本训练。

    训练结束后,学生兵到少城公园(今成都人民公园)开誓师大会。 庄严宣誓后,大家乘坐美制十轮大卡车直接开往新津机场。     离别前夕,街上人头攒动,亲属们纷纷相送,挥手告别。 李承基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活着回到家乡,非常不舍,但是选择了就义无反顾。

李承基说,宁做战死鬼,不当亡国奴。

那时唯一的念头,就是保卫国家。

()    飞机险被击中与死神擦肩而过    新兵从新津机场出发,乘坐美军军用运输机,直飞印度加尔各答的汀江机场。

飞机行至云南沾益县上空时,险些被日军击中。

说起这个小插曲,李承基仍记忆犹新。

    当时运送新兵的飞机共有两架,李承基坐在后面那架飞机上。

突然,前面的飞机被日军击中,快速降落。 我们被日军击中,你们要马上升高。 临危关头接到警报信号后,李承基乘坐的飞机立即上升到一万米的云层中,以躲避日军高炮8000米的有效射程。

    高空中空气非常稀薄,突然缺氧,大家十分不适应,场面一度有些失控。 李承基说,机长迅速把高空氧气打开,大家才慢慢缓解过来,恢复平静。 要不是应对及时,恐怕全机100多人都将丢命。

    到达机场后,李承基和战友们脱掉灰色军装,从头到脚消毒,沐浴更衣,换上一套由美、英盟国供应的全新美式军装。 当时是清一色的美式装备,从枪支、火炮、车辆到电台、电话、望远镜、罐头食品、蚊帐、被褥等,几乎都是美国造。

李承基说,部队伙食也很好,当时部队给士兵发维生素片补充能量,吃一片可抵一餐,很能补充体力。     经过几天休整后,新兵编制分配,李承基被安排到新一军30师山炮营一营二连任下士炮手。

在河边营房进行作战前训练后,部队很快就投入了战斗。     惊险第一战远征军夺回滇缅路    1942年初,中国抗战进入最艰难时期。 日军在侵占东南亚的同时,派重兵越过中南半岛,从泰国边境入侵英属缅甸,向中国当时唯一的出海通道滇缅公路发动大规模进攻。

    滇缅公路与中国西南公路相连,直达国民政府所在地重庆,是当时中国与国际社会联系的唯一物资运输大动脉,是保卫中国西南大后方和抗战的输血线。     当时远征军初战失败,损失惨重。

日军乘虚攻占了云南怒江以西的德宏州及保山和腾冲等大片地区,彻底切断了滇缅国际运输线。

李承基说,滇缅公路被截断后,大量援华军用物资只能由美军航空队通过驼峰航线输送,困难重重,风险很大,稍不注意飞机就容易遭。

    1943年,李承基参与了人生中的第一战打通滇缅路。 作战时,整个30师都投入了战斗,子弹横飞,战争十分激烈。 经过艰难的攻坚,远征军终于夺回了滇缅路。

    作战结束,李承基放眼望去,满目是血,觉得战争很残酷。   。